御书屋 > 都市小说 > 风流画师 > 第八十七章 不举
    更新时间:2013-10-23

    “你要是还想像上次一样被那女人算计你就喝吧。”

    陆帆将朱龙的动作看在眼里,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朱龙竟然还想着借酒消愁,而朱龙听到陆帆的话,则下意识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砰...

    手中一滑,酒瓶撞击地面,其中的酒洒了一地。

    “老大...”

    站在二楼的周南和五九将眼前一幕看在眼里,五九更是脸色一黯,与其身后的小弟一样都是双拳紧握,只等周南一声令下就要动手,在他们看来朱龙摔酒瓶的动作一定是故意给周南难看的。

    而周南的脸同样也阴沉下来,这陆帆实在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竟然敢当着自己这么多小弟的面直接让手下把自己请他喝的酒给打了,这不是明摆着打他的脸吗?

    “先等等看。”

    不过周南还是保持了冷静,现在陆帆风头正盛,自己和他发生冲突不仅占不到好处,还很有可能被严打关进监狱,而且他目光所及之处也看到了几个鬼鬼祟祟记者模样的人正盯着陆帆。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周南心里叹息一声,对身后的小弟摆了摆手,打算静观其变。

    “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见朱龙变得冷静下来,看着朱龙眼中的女孩和一个肥头大耳的汉子搂搂抱抱,陆帆下意识问道,而且从两人的举止来看,好像很亲密的样子,难道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是这个妹子新的猎物?

    想到这里陆帆不仅同情起这个人来,同时也有点佩服起这个妹子,真是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啊,竟然连自己的同学都坑,难道不怕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哼,还能怎么办,这次一定不能让她得逞。”

    朱龙整颗心都在那个妹子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南充满敌意的双眼:“你说怎么才能吓到她?”

    “讨厌。”

    朱龙正说着,那肥头大耳,比朱龙矮了半头的年轻人在那妹子的屁股上很很抓了一把,而那妹子则娇笑着,挥着粉拳在年轻人身上捶了几下,然后拥着进入了无耻,而朱龙则感到一阵恶心,脱口而出道:

    “真他妈是个骚货,早知道他是个破鞋老子打死也不会上她。”

    “还是先等等吧,这里人多眼杂,等他们回去了再说。”

    看着两人的样子,陆帆倒也不急了,他可以肯定两个跳会舞喝点酒之后肯定会去开房,那时候则是陆帆召唤出人物吓唬两人的最佳时机。

    不过心中却思忖着等下该如何吓唬两人才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也好,我来这里一次也不容易,之前来都是别人请客,这次一定要好好玩玩。”

    如此说着朱龙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震耳欲聋的音乐,舞池中疯狂的男女,以及不停闪烁各种颜色的灯管,朱龙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音乐的节奏摆动起来,不一会则沉浸其中。

    而陆帆则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兴趣,又让服务员给拿了瓶酒,看着舞池中完全释放了自己个性的男男女女,陆帆则一杯杯的品尝着侍应生送来了酒。

    直到第五杯酒下肚,朱龙才满头大汗的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在陆帆身边道:“真他妈爽,摸了几个妹子的屁股。”

    “...”

    陆帆,没想到现在的朱龙竟然变得如此大胆开放,在他的印象里,朱龙可是连妹子的手都不敢牵的主。

    “艹,你怎么这么一副表情,老子现在想玩玩了不行吗?”

    一时间,朱龙心烦意乱起来,而不一会后那妹子和肥头大耳的年轻人也从舞池中走了出来,完全没有看到陆帆和朱龙的存在,径直出了蓝忘酒吧,而陆帆、朱龙两人也快步跟了上去。

    “老大,我们要不要派个人跟出去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见陆帆、朱龙跟在两个像是情侣一样的人走出了蓝忘酒吧,五九皱了皱眉头,对周南提议道。

    对他而言,陆帆到蓝忘酒吧来不是对付周南而是跟着一对情侣跑了出去,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个...”

    周南犹豫了,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现在都是对陆帆动手的最佳时机,可那几个像狗尾巴一样跟在陆帆身后的记者却让周南感到很恶心。

    他很担心,如果这样下去,搞到最后不仅没有搞死陆帆,还惹了一身骚,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算了,还是再忍忍,再忍忍吧。”

    周南苦着脸,看着陆帆几人消失的方向,最终不甘的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街上,灯火辉煌,完全不同于苏桂芳生活的小村落,一到晚上家家闭户,整个村落黑漆漆一片。

    这才是大都市该有同样也让人无限向往的繁华。

    两辆出租车,以前以后,陆帆与朱龙坐的车紧跟在那妹子和肥头大耳的年轻人的后面,时不时的拉开一段距离,防止被前面的人发现。

    如此这般一直持续了将近一刻钟,前面的那辆出租车终于在一家名叫火舞的酒店前面停下,两人搂搂抱抱的进了酒店,陆帆和朱龙也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妈的,我怎么感觉我们现在和狗仔队没什么区别人。”

    看着两人的身影,朱龙吐了口唾沫,陆帆则轻笑一声,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而跟在两人身后的狗仔队也在后面嘀咕起来。

    “这陆帆陆大师到底在搞什么啊,和一个男人一起去开房?”

    “我靠,现在果然搞基才是王道啊!”

    “我看倒不见得,他们两个个你在一对像是小情侣的后面,我猜多半是来捉奸的。”

    “管他呢,看来咱们今天没白来,不管是那个,明天这则消息见报之后,在销量方面肯定将其他报纸这甩的远远的。”

    ...

    两人身后的狗仔队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讨论着这条让人震撼的消息见报后他们所能够得到的好处,而对这一切全然不知的陆帆则在悄悄几下那妹子所进的房间后,便和朱龙匆匆离开。

    他们两人这样一走,倒把狗仔队给搞糊涂了。

    “我艹,陆帆到底是在搞什么啊,怎么说走就走了?”

    “快跟上,快跟上,别人他们给跑了,有了这个头条新闻,我们月底的奖金起码能多拿两千。”

    虽然南江市在华夏国也算的上是排得上号的大城市,可两千块钱对于一些人仍旧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尤其是相对于不少人一个月的工资而言。

    “让谁去吓他们?”

    出了酒店,两人很快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将早就被陆帆发现的狗崽子甩掉,看着灯光照射的犹如发光体一般高三十多层的火舞酒店,朱龙问道。

    “我想想。”

    陆帆那种一转,一个绝妙的注意出现在脑海中。

    而此时除了被陆帆甩开,一时间又找不到陆帆的记得团团转的狗仔队外,火舞酒店某个房间内,春光乍泄。

    敲诈朱龙的女同学意味在肥头大耳的年轻人的胸膛上,撒娇道:“豪哥,你答应人家的礼物什么时候送啊。”

    “我的乖宝贝,明天就送。”

    豪哥说着,在那女人脸上啃了几下后一个转身将那妹子压在身下:“不过今晚要先让豪哥好好疼疼你。”

    “讨厌。”

    女人娇嗔,却没有过多反抗,心里冷笑,过了今晚,她手里又多了一条鱼儿了。

    砰砰砰...

    就在豪哥想要挺枪直入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吓得豪哥的小弟直接软了下去:“

    我艹,谁啊!”

    见自己在美人面前丢了面子,豪哥对着酒店门吼了一声,许久都没有回应。

    “应该走了吧?”

    朱龙的女同学小心翼翼看着酒店门,略带着点担心道,方才敲门的如果是警察,那麻烦可就大了。

    “管他个鸟蛋。”

    兴致突然被打扰,豪哥心里颇为不爽,见小弟再次硬了起来,低吼一声,想要再次挺枪直入,敲门声像是配合着他的节奏似的,再次响了起来。

    “我艹尼玛勒戈壁的,还有完没完啊!”

    豪哥感觉自己的但都要碎了,如果连着被人如此折磨几次,恐怕一辈子都举不起来了。

    “要不去看看吧?”

    朱龙的女同学满脸小心,挣扎着想要穿上衣服,却被豪哥一把按了下去:“你先别急,等我解决了麻烦再来疼你。”

    说着心焦如焚的豪哥快速套上睡衣,一个箭步跨到门前,只是当他打开门时,却发现整个走廊竟然空空如也。

    “妈的,别让老子逮到你。”

    得知被涮的豪哥一脸不爽,骂骂咧咧的回到床上,朱龙的女同学见豪哥面色不善,小心问道:“豪哥,怎么了?”

    “没什么,一个二逼,找老子寻开心。”

    豪哥说个快速扒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将朱龙的女同学按在身下,看着不停起伏的双峰,意念大动,下体不由有了反应,只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酒店的门再次被敲响。

    “我艹!”

    豪哥这次真的要暴走了,看着怎么也站不起来的小弟弟,心里竟然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他妈的就算有再大的仇,也没必要这样耍人吧?( 风流画师 http://www.yushuwu6.com/1_1347/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