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 都市小说 > 风流降头师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返璞归一真
    纵身跳下地面,一把将沈玉馨接住,抱着沈玉馨的细腰转身冲进了酒店,而就在这时,对面的酒店顶层,突然坍塌下来——

    “嗡!”

    一道巨大的水波荡漾而起,伴随着一道沉闷的低声呼啸,凶猛异常地激荡开去,周身一颤,沈玉馨不禁抱紧我,急急问道:“宗一,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地震了么?!”

    “蜈蚣八爪穴被破,龙气上扬,当然不是什么地震!”我皱了皱眉,随即叹了一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是那布置蜈蚣八爪局的人,却是难逃一劫啊……我隐约觉得,对方一定和沈老爷子有着非常深厚的关系。

    “爸爸,你,你怎么了?”冷不丁的,只见沈老爷子与众人一道缓步走了出来,其中也有面色苍白的林小天,听到沈玉馨的一声诧异,沈老爷子并未有任何反应。

    “小天,你们都怎么了?蜈蚣八爪局已经被破,你们应该高兴才对,这是……”我迟疑了一下,不免愕然问道。

    “宗一,布置蜈蚣八爪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老友刘爵士啊!”沈老爷子满脸痛苦地坐在一边,许久后,才低声道:“刚刚刘爵士的太太打电话过来,求我饶过他们家,刘爵士已经认识到错误,可太晚了,他……”

    “他难道没有经受住煞气反噬的威力而一命呜呼了?”我摇了摇头,果然被我言中。

    “那倒没有,只不过他突发脑溢血,已经送进急救中心抢救,能不能挺过来……对了,宗一,能不能麻烦你救一救他?”沈老爷子如此宅心仁厚,实属大善之举,然而听闻他说完,大家皆报以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没得救,除非他能熬过这一劫,否则神仙都救不了他……”我轻叹一声。

    “姐夫,我还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未等这边的事情说完,只听到林小天着急地说道:“我姐现在被……被凌少的人抓走了……”

    “啊?”我面色大惊,狼眼啊狼眼,我分明让他盯紧凌少的一举一动,他怎么如此疏忽!“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刚!”林小天眼眶一红,哽咽着道。

    我整个身子颤了一颤,心念急转,突然伸手从口袋取出一封信笺,当即撕开,只见上面寥寥两句话“大哥,不要过来……狼眼。”

    “你被凌少绑架过,而且你曾经也是燕京的富少,应该不难知道凌少现在的老巢在哪里对不对?!”我撕碎信纸,抓住林小天的肩膀大声怒吼道。

    “我我……我知道我知道……”林小天被吓了一跳,顿时点头称是。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会一会那个凌少,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救出你姐,势在必行!”我咬了咬牙,大步走了出去,但就在这时,沈玉馨突然闪身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怔了怔,恍然明悟,这么一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和林钰彤一家人的关系之谜,也彻底瞒不住了,只是眼下救人如救火,我低声说道:“玉馨,我不知道如何向你解释,我……”

    “不,不要说了……”沈玉馨眼眶红润,紧紧咬住红唇,半晌,柔声道:“小心一点,我等着你回来!”

    “嗯!”我重重点头,带着林小天飞快地冲出了酒店。

    燕京二区,凌氏山庄。

    林小天将车子停靠在凌氏山庄的大门前,沉声说道:“姐夫,这里是凌少的私有产业,也是他地下势力的聚集点,我们就两个人……要不我打电话把九区的兄弟都调过来?”

    “不用!”我摇了摇头,道:“人多反而坏事,更加不利于我们救出你姐,还有,这次我一个人进去,你在外面接应,如果出现突发状况,你知道该怎么做!”

    “嗯,家伙什随时带在身上!”林小天仰身掏出一把手枪,我睁了睁大眼,这小子,居然都有带火头的家伙什了。

    “那你自己小心点。”我转身下了车,慎重地告诫一声,便飞身上墙,一跃而起,跳进了凌氏山庄。

    亭台楼阁,假山小溪,堪称世外桃源,说是山庄,倒真是霸气非凡。

    只是我转悠了半天,竟连半个人影都没发现,至于林小天所说,此地乃是凌少势力盘踞之地,难道是误传?

    “嗯?”我不禁皱了皱眉,只见路边的小树上,挂着一台监控摄像,我走到哪里,那个监控摄像便转到哪里,不单单是一处,前后左右,不下十余出监控摄像,如此,我叹了一声,向监控招了招手:“凌少,既然都知道我来了,就别卖关子,告诉我你身在何处,我马上要见到你!”

    话音落下,只见那监控摄像缓缓转了个身子,朝向一个长廊指引而去,我闪身冲了上去,快步跟着监控摄像的指引,穿过一个偌大的花园,来到一座别墅门前。

    “啪啪啪!”

    “不错,果然是艾宗一,你没让我失望,本以为我先机在握,哪知你技高一筹,佩服!”凌少拍着手掌,带着一脸阴沉的微笑,走出大厅,而他身后,则站着四个黑衣人!

    “黑衣人?你们不是麦金夫的手下么?!”我仔细看去,但见那四个黑衣人的标致,果然就是麦金夫的地下杀手组织,难道……难道麦金夫和凌少联手了?这下可是有点麻烦了啊!

    “麦金夫先生是我的好友,这次专程为了对付你,我们决定合作一次,知道你很能打,我手下的那些人不是你的对手,所以麦金夫先生特意将最得意几名手下交给我,艾宗一,这次你还不死么?哈哈哈!”凌少阴沉地说道,最后,竟是忍不住大笑。

    “宗一!宗一救我!”

    突然,钰彤的声音急促地传了出来,我心头一急,刚欲出手,只见两个西装平头男架着钰彤走了出来,重重地摔在沙发上,我咬了咬牙:“凌少,难道你只会对付女人么?”

    “哈哈哈!当然不是,艾师父看轻我了!”凌少大笑一声,转身走到钰彤身边,坐下,抚摸着钰彤的秀发,以及白皙的脸蛋,嘿嘿笑道:“我不只是会对付女人,同样也会对付男人,比如……艾师父这样的人物!”

    话音刚落,只见四个黑衣人霍地爆冲而至,我运转龙纹焰,挥拳迎了上去,龙息功第三层境界,比之第二层强大了不止十余倍,一拳击出,其中一名黑衣人仰身倒地,挥手掐住另外一名黑衣人的喉结,用力捏碎!

    “你你……你变得更强了!”剩余的两名黑衣人,不禁向后退却两步,其中一名怔怔地盯着我,颤声道。

    “不是我变强了,是你们变弱了!”我飞起一脚踹开其中一个黑衣人,双拳齐出,直逼另外一个黑衣人的死穴,但就在这时,我双臂一麻,仰身倒地,两片薄如蝉翼的刀刃,带着一丝丝血迹,出现在我的手臂上,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惊呆了……这……这是狼眼的刀?!

    “呵呵!艾宗一,功夫再高又有何用?你抵挡的住暗箭伤人么?你抵挡住……你最亲近的人么?”客厅内室,只见麦金夫缓步走了出来,而他身旁,竟是跟着一道极其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别人正是狼眼……

    “狼眼,真的……真的是你?!”我低头看了一眼正在滴血的刀刃,内心苦涩地看向那个曾与我生死与共的兄弟,狼眼!

    “大哥,请原谅我,各为其主……我也是迫不得已,其实我内心,一直把你当亲大哥!”狼眼的脸色几近扭曲。

    “呵呵!哈哈哈……我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当初你执意跟随我左右,且一路暗中相助,却都是隐藏在我身边的一颗棋子,我自认阅人无数,却也看走了眼,那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被麦金夫收买的?”我紧握着拳头,无力地砸了一记地面。

    “大哥,我……我一直都是麦先生的手下,金牌杀手……”狼眼激动地说道,但话音却越来越低,说到最后,不禁缓缓低下头。

    “艾宗一,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么?”麦金夫缓步走到我身前,飞起一脚踏在我的胸口,用力一踩,只觉一股剧痛,直逼全身,仿佛五脏六腑,就要炸裂一般!

    “被我最亲近的人出卖,我无话可说……但我有一个要求……我要……我要死在狼眼的手里!”我紧咬着牙关,紧紧盯着狼眼,狼眼目光闪烁,却是不敢看我。

    “哈哈哈!好,艾宗一,我成全你!”麦金夫抬起脚,挥手拍了拍鞋子,冷冷道:“杀了你,倒是有损我的身份!”

    麦金夫转身看了狼眼一眼,淡淡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狼眼默默地点头,手掌一翻,一道薄如蝉翼的刀刃,闪现而出,他目光冰冷地走到我身前,嘴角颤了颤,却是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

    “不要!”

    就在此刻,麦芽儿的身影飞快地跑了过来,泪眼婆娑地挡在我身前,哽咽道:“哥哥,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我离开他,你就答应我不害他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出尔反尔?呜呜呜……”

    “麦芽儿,原来你离开我,就是因为你早已知道,狼眼是你哥哥麦金夫的人,随时会置我于死地?”我脸色颤了颤,起身将麦芽儿拥入怀中。

    “呜呜呜……老公,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想离开你的……”麦芽儿失声痛哭,这一声久违的“老公”,让我心头一酸,我仰首长叹一声。

    “狼眼,你还等什么?!还不杀了他!”麦金夫突然向狼眼大声嘶吼。

    “麦芽儿小姐,对不起了!”狼眼脸色冰冷地盯着麦芽儿,手指一弹,一把刺眼的薄刃飞射而来,情急之下,麦芽儿闪身挡在我身前,我大惊失色,挥手一掌拍向麦芽儿的肩膀,试图震开她,但狼眼的两把飞刀似乎被加持了某种密咒,竟然轻易压制住我的修为,龙息功无法透过手臂传入双掌,我一掌之力,紧紧让麦芽儿晃动了一下。

    “嗤!”

    哪知狼眼此一招乃是虚晃一招,刺入麦芽儿体内的,只不过是一道轻柔的劲气,麦芽儿被击伤,却不致死,而我另一侧,却出现了空档,狼眼闪身冲至,一把抓住我的肩膀,五指作爪,深深向我的心口抓下——

    “啊!”

    我惨叫一声睁开双眼,急忙摸向心口,只觉心脏位置安然无恙,而我全身却已冒出一层冷汗,刚刚我明明被狼眼的尖锐手爪抓破心口,我应该一命呜呼才对,可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左右看了一眼,我顿时惊叫出声:“怎么可能?我怎么还在云南老家的床上躺着?这是二楼我的房间,那下面……岂不就是南法派的法堂?我怎么又回来了?何时回来的?闭上眼睛到此刻,仿佛一瞬间,前脚还在燕京,后脚怎么……”

    “你醒了?”二叔的声音,居然是二叔的声音传了过来。

    “二叔?你……你不是去深山老林闭关去了么?还有我,我不是出去闯荡了么?”我吃惊地看着熟悉的二叔,呆呆地问道。

    “你身上的艳降刚被我化解,身体还很虚弱,不要起身,再躺一会儿吧。”二叔淡淡地说了一声。

    “艳降?艳降不是早就解了么?”我追问。

    “你所中的艳降,尤为厉害,不但让你命悬一线,又使你坠入魔道,置身于**的深渊,真真假假,如梦如幻,唉,经历一场,造化一场,到头来,都是空空如也,宗一,你可知道,自从你中了艳降至今,已经过了一年零三个月了。”二叔轻叹一声。

    “啊?这么说,我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过了一年多?那我先前的经历……都是***是幻觉?!”我一跃而起,大声惊叫。

    “怎么说话呢?!大病一场,满嘴胡话!”二叔皱了皱眉,瞪了我一眼。

    “不!这不是真的,白珺、文雅、钰彤、玉馨……她们,她们都是我的幻觉么?不可能!白珺、文雅……我来啦!!”( 风流降头师 http://www.yushuwu6.com/1_1338/ 移动版阅读m.shubao333.com )